行业资讯
深圳多位业界大咖共同呼吁:挤掉泡沫让知识产权“硬”起来
发布日期:2019.02.28 来源:读特

    日前,一批来自企业、专利机构、法律及政府有关部门的知识产权专家,在深圳市知识产权联合会年会上的“知识产权保护主题演讲”环节,不约而同地呼吁企业及研发机构:挤掉知识产权泡沫,切莫为了专利资助而搞专利,而是应扎扎实实提高专利“含金量”,让知识产权“硬”起来。



    专利海量但转化率低

    “我们已经到了一个历史节点,现在应果断抛弃泡沫化的知识产权,因为它对企业是有害的。知识产权的泡沫化,体现在我们一年专利申请量、商标申请量比世界所有经济体的总和还多,其中大量知识产权没有通过市场转化成经济价值。”华为技术副总裁宋柳平指出,要想在全球获得认同,必须获得真正有价值的知识产权、保护真正有价值的知识产权,并形成良性互动,这样创新创业者才能成长起来。

    宋柳平所言有所指。过去,各级各地政府为鼓励创新,对授权专利给予一定资助。有的企业及科研机构便“为了专利资助而搞专利”,结果大量专利束之高阁,并未转化为商品和现实生产力,产生不了社会经济价值,只是从数量上看很光鲜。

    他忧心忡忡地说,如果企业申请知识产权的目的是获得政府高新技术企业资助、专利资助,这种所谓的“知识产权壁垒”就建立在沙漠之上,一夜间可能轰然倒塌,不仅会给国家带来财政负担、司法资源负担,也对国家及企业的长期竞争力无益。所以,社会各方应着力引导企业以获得经济收益为目标来构建知识产权能力及屏障。


华为技术副总裁 宋柳平


    宋柳平认为,知识产权泡沫化至少有六七年了,现在到了非常危险的时候,泡沫总有一天会破灭。“拿着所谓‘知识产权’去忽悠、讲故事,没有意义,害人害己。现在是回归正常的时候了。要重新认真审视我们从申请的知识产权中获得了多少经济价值,有没有转变为实实在在的生产力,这才是重要的。我们应扎扎实实按照自然规律来构建各种能力,包括创新能力、知识产权能力、市场能力,提高专利质量。如果大家都意识到这些问题,我们必定取得成功。”

    资助刹车有助挤出泡沫

    宋柳平一席话,立即引起与会人士热议。

    深圳中细软总裁李飞接过话茬说,2008年国家发布知识产权战略规划纲要以后,中国专利申请数量出现飞速增长,2011年跃居世界第一,随后几年均远远超过其它国家。“但2018年因资助政策调整,政府改变了过去知识产权补贴竞赛的局面,回归知识产权本源,专利量出现转折,去年全国专利申请量减少100多万件,商标注册量减少50多万件。”

    他认为,在国内外各种因素作用下,知识产权保护政策会更严、真严,知识产权纠纷和诉讼将增多,知识产权法律服务需求会增加。同时,政府补贴政策转向及监管力度加大,目的都是鼓励企业切实提升知识产权的“含金量”。

    知名专利代理机构顺天达的董事长蔡晓红说:“去年开始政府暂停对企业专利资助,我认为2019年知识产权申请量会因此下降,但留下来的专利申请一定是‘刚需’。政府非常鼓励创新,企业未来也会更注重创新、注重知识产权保护,而不是为了获得资助而申请专利。”

    与会大咖一致为资助政策的及时刹车叫好。他们认为,这对提升企业竞争力、增强国家和地区科技实力大有裨益,刹住专利申请的歪风邪气,正本清源,挤出泡沫,真正让知识产权和企业的腰杆都“硬”起来。

    “创新要聚焦。”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厉伟认为,专注、聚焦才能取得突破,要坚决摒弃机会主义、形式主义的所谓“创新”。同时,企业家应该要比科学家更综合地考虑创新及知识产权成果的各个层面,不能完全按照个人偏好来选择,力求实现知识产权成果的经济价值和企业效益的最大化。


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 厉伟


    “保护”与“创造”同样重要

    2018年12月,由深圳市人大常委会颁布实施的《深圳经济特区知识产权保护条例》成为一段时期以来深圳知识产权领域的首要大事件。与会人士普遍认为,知识产权的“保护”与“创造”同样重要,目前社会各界对创造知识产权有了高度一致的认识,但对保护知识产权仍然认识不足,力度需要加大。

    市人大法工委主任刘曙光说:“目前知识产权保护的社会环境与我们想像的还有一段距离,但仍有希望。从国家到地方的法制建设,都不断在强化知识产权的重要性;现行法律制度的缺陷、人们观念上的不足等问题正不断被挖掘、被改进、被提高,我们正在一步一步往前走。”他建议企业在相关民事合同、商事合同条款中,增加知识产权合规性承诺,引导人们增强知识产权观念。


深圳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 刘曙光


    国民技术董事长孙迎彤指出,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环境可用“复杂”一词来形容,一方面是华为、中兴、腾讯这样的创新型企业在全球范围开展知识产权斗争;另一方面低级的知识产权抄袭普遍存在,2017年全国知识产权侵权案件21万件,大多数是假冒伪劣、傍品牌等非常低级的侵权,真正涉及深层技术的知识产权侵权案件很少。

    “据我所知,目前很多企业没有知识产权规则筹划,仅靠法务经理、知识产权律师等处理事务。我认为这完全不够,与国际差距巨大。”孙迎彤建议,市知识产权联合会可联合一些律师事务所及领军企业的法务部门,为新兴企业提供法律援助和点对点、订制化的知识产权筹划服务。


国民技术董事长 孙迎彤


    大凡珠宝董事长吴峰华表示,法国拥有世界最苛刻的知识产权保护标准,其对侵权的罚款是中国判罚标准的600倍左右,这是它能成为世界奢侈品大国的一个原因。“而我们即使查证处罚了侵权者,赔的钱有时可能还不够付律师费,严重挫伤知识产权人的积极性。”

    腾讯法务副总裁江波认为,知识产权侵权往往与技术发展紧密结合,且不断变化;反过来,知识产权保护也可通过技术设施的完善、新技术能力的运用来实现。知识产权保护困难有三点:取证难、维权难、赔偿难。比如,现在网络技术发展非常快,你曾经看到一些侵权证据,但当公证时就不见了;实物销售也是如此,公证购买的成本非常高,也很困难。为此,腾讯与公证机构合作开发了网上自助公证系统平台,高效解决取证难的问题。江波认为,知识产权保护很大程度上是企业自己的事情,不能把知识产权保护完全推脱给社会、给政府。

    深圳标准技术研究院院长周文认为,从国际经济贸易形势及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建设、“一带一路”合作发展趋势等方面来看,深圳一定是知识产权的沃土,必将有一大批知识产权成果在这里长成参天大树。“对未来最大的慷慨,就是把我们的一切献给现在。当前,各领域的知识产权人应抱团取暖、抱团出海,共同把深圳知识产权事业做大做强。”

    与会企业家发出共鸣:“作为企业,我们最重要的就是把产品做好,把自己的内功练好,这是别人打不垮你的最核心基础。”

    (作者:读特记者 杨勇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