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会动态
联合会副会长单位华为起诉美国政府销售限制法案违宪 / 强大的国际律师团队亮相
发布日期:2019.03.07 来源:华为官网

    2019年3月7日,深圳市知识产权联合会副会长单位——华为,宣布针对美国《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第889条的合宪性向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定这一针对华为的销售限制条款违宪,并判令永久禁止该限制条款的实施。




    美国国会通过立法惩罚华为,且从未展示支持这些限制条款的证据,因此,华为不得不决定通过法律行动予以回应。”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表示,“该限制条款违背了美国宪法,妨碍华为参与公平竞争,最终伤害的是美国消费者。我们希望法院能做出有益于美国消费者的正确决定。”

    华为在德克萨斯州普莱诺的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根据起诉书,第889条在没有经过任何行政或司法程序的情况下,禁止所有美国政府机构从华为购买设备和服务,还禁止美国政府机构与华为的客户签署合同或向其提供资助和贷款,这违背了美国宪法中剥夺公权法案条款、正当法律程序条款;同时,国会不仅立法,还试图执法和裁决有无违法行为,违背了美国宪法中规定的三权分立原则。

    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表示:“第889条是建立在众多错误、未经证实和未经验证的主张的基础上的。法案里的假设是不符合事实的,华为并不为中国政府所有,也不受其控制。此外,华为拥有良好的安全记录和机制,迄今为止,美国没有提供任何有关安全问题的证据。”

    “在网络安全上,华为是全世界最开放、最透明、接受审查最多的公司,对此我们感到自豪。”华为全球网络安全和隐私官约翰·萨福克表示,“华为将安全机制融入产品开发和部署,这个机制树立了高标准,很少有公司能达到。”

    华为认为,限制条款不仅妨碍了华为为美国消费者提供更先进的5G技术,将使美国5G商用节奏和网络性能落后,还将迫使偏远地区的网络用户在高质量、可负担的产品和联邦政府资助之间做出选择,让网络升级更困难、数字鸿沟加剧。此外,对华为的限制还导致美国市场缺乏竞争,让消费者买单。根据行业预测,如果允许华为进入市场竞争可使整个行业的无线网络基建费用减少15%至40%,从而在四年间为北美地区运营商节省至少200亿美元开支。

    郭平指出:“只有撤销这条法律,华为才有机会向广大美国客户提供先进的技术,建设最先进的5G网络。华为也愿意采取措施消除美国政府的安全担忧。取消该限制法案可以让美国政府与华为一起解决真正的网络安全问题”。


2019年3月7日华为新闻发布会Glen D. Nager发言全文




    大家上午好,我是Glen Nager,此次案件的首席律师、众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华为技术美国有限公司向德克萨斯东区联邦地区法院起诉,挑战《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2019 NDAA)第889条的合宪性。具体而言,此次诉讼是基于美国宪法的三个密切相关的不同方面:剥夺公权法案(Bill of Attainder)条款、正当法律程序条款以及授权条款里的三权分立原则。

    剥夺公权法案(Bill of Attainder)条款禁止通过带有选择性和惩罚性的法律。根据起诉书,2019 NDAA的第889条违反了宪法的这一禁止性条款,因为第889条仅禁止华为(和另外一家实体)向联邦政府,以及与联邦政府签署合同或接受联邦政府贷款和资助的实体提供特定产品。

    正当法律程序条款要求在剥夺任何人生命、自由和财产前,应该行使正当法律程序。根据该条款,只有在遵循普遍适用规则的前提下,依法剥夺自由才是合乎宪法规定的。根据我们的起诉书,第889条仅针对华为(和另一家实体),禁止其销售相关设备,这违反了这一普遍适用的要求。起诉书还表示,第889条暗指华为受制于中国政府的影响且构成安全风险,这是对华为的污蔑。

    最后,根据宪法的授权条款,美国政府的立法、行政和司法权是独立的,由不同的分支机构负责。根据授权条款,国会只有制定规则的权力,没有针对个人执行这些规则的权力,只有行政或司法机构才有权力针对个人执行这些规则。根据起诉书,2019 NDAA的第889条直接认定华为与中国政府有关联,而不是向对待其他中国公司一样,依法让行政机构和法院作出判断。这违反了授权条款,包括授权条款里的三权分立原则。

    在签署2019 NDAA时,美国总统曾提出反对意见,称NDAA条款会引发有关三权分立的重大担忧,而且反映了国会的越权。我们此次发起的诉讼也对第889条提出了类似的反对意见。我们要求法院判定第889条违宪,并判令禁止针对华为适用该条款。我们期待在法庭上进一步阐明我们的主张。


2019年3月7日华为新闻发布会John Suffolk发言全文




    各位好,我是John Suffolk,华为全球网络安全和隐私官。我们赞成任何政府或企业设定高的网络安全保护和个人数据保护目标。

    过去30年来,我们在170多个国家支持客户达成上述目标。我们在这方面拥有良好的记录。

    不能仅凭产品外壳上的名字来判断究竟是谁生产了产品中的部件。首先我想明确一点:仅仅根据某供应商提供的设备上的商标,就认定该产品完全来源于这个供应商,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某个产品上可能印着华为的名字,但通常只有大约30%的部件来自于华为。

    2012年3月,美国政府问责办公室发布的一份报告评估了供应链风险,提到“一台简单的笔记本电脑可能包括来自18家公司的部件”。其他涉及供应链部件的报告也证明,技术产品和服务在本质上是全球性的。

    这对其他企业来说也是如此。以欧洲电信供应商为例,他们的部分设备是在中国生产的。这些供应商与中国国有机构建立了合资企业,在中国进行设备生产,使用中国买来的部件。这种所谓的欧洲技术在美国的使用范围很广泛。

    大多数全球知名的社交媒体企业也使用亚洲和中国的技术。

    2016年,苹果公司有766家全球供应商,其中346家位于中国大陆。简言之,约50%的iPhone是在中国生产的。

    全球供应链每年造成数以千计的安全漏洞。

    2017年和2018年,某些厂商公布的漏洞/问题总数超过30,000。在漏洞数量最多的十家公司中,美国技术公司就占了九家。这些产品都可能带来国家安全风险。

    2017年,发生了重大恶意软件攻击事件,如Wannacry、Petya和Locky等,以及Intel、AMD和ARM设计问题导致的主要硬件问题。

这些问题给美国造成了影响,但没有一个和华为有关。

    所有政府和企业应实现基本的“网络卫生”,加强自我保护。

    我们并不是不知道应如何保护自己,避免那些最坚定的攻击者发起的攻击。我们有许多国际标准,包括ISO系列标准。此外,我们也有云计算评估体系。

    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国际层面的统一协作,共同制定全球一致的安全标准、认证和最佳实践。

    大量证据表明“网络安全卫生”的基本措施仍未落地,甚至在美国联邦政府和机密领域也是如此。

    某报告显示,1,200名抽样的美国联邦政府合同商无法满足美国标准提出的安全期望,包括航空航天和国防领域的标准。

    低水平的“网络安全卫生”导致了多起大型数据泄露事件,如雅虎、美国人事管理办公室、Target Stores、eBay、Equifax等组织遭遇的泄露事件。

    没有任何一起攻击、数据泄露或缺陷是华为导致的。华为将设计安全机制融入产品开发和部署。这个机制树立了一个高标准,很少有公司能满足这种标准。

    我们是全世界最开放、最透明、接受审查最多的公司,对此我们感到自豪。政府、客户及其专业团队对华为实施全面验证,对此我们感到自豪。某国政府曾说:“我们对华为的管理机制可以证明是全球要求最高、最严苛的机制”。

    我们允许政府和客户接触我们最梦寐以求、最珍贵的知识产权,以全面满足他们的要求。对此我们感到自豪。

    但这并不是说我们是完美的,我们能一直输出完美的代码,或者我们能确保所有流程能一次性实施到位。世界上没有哪家公司能这么说。我们将继续在研发领域投入数十亿美金,解决任何识别出来的问题,继续实现改进。

    我们的使命是为客户提供最安全、最优秀、最环保的产品和服务。我们追逐这一使命的步伐永远不会停歇。我们将持续聚焦为客户提供安全的产品。我们也会持续聚焦个人数据保护,绝对不会出售数据。

    网络安全解决方案将取决于一致的国际标准认证机制以及开放和透明。政治化的做法无法保障网络安全。

    谢谢!


2019年3月7日华为新闻发布会郭平发言全文




    女士们先生们,各位上午好!

    今天,华为宣布对美国政府提起诉讼,对《2019年国防授权法》(“NDAA”)第889条是否符合宪法规定发出挑战。华为希望获得如下救济措施:法院判定NDAA中针对华为的限制措施违反宪法,同时颁发永久性禁令,禁止实施该限制措施。

    美国国会一直未能向我们展示支持限制华为产品销售的证据。在竭尽所能试着消除一些美国立法者的疑虑之后,华为别无选择,只能在法庭上挑战这一法律。该禁令不仅违法,还伤害了华为以及美国消费者。

    华为在170多个国家开展业务,作为全球领先的技术提供商,华为的责任是遵从标准,制造安全的设备,我们一直认真履行自己的责任。过去三十年,我们拥有良好的网络安全纪录。华为从来没有,将来也不会植入后门。我们也绝不允许别人在我们的设备上这样干。

    美国政府一直污蔑华为是威胁,还攻击我们的服务器,窃取邮件和源代码,而且从来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支撑其关于华为是网络安全威胁的指控。

    而且,美国竭力诋毁华为、影响公众舆论。更糟糕的是,美国政府试图阻止华为参与其他国家的5G网络建设。

    通过高额投资,华为成为全球5G领导者。鉴于美国从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安全指控,我们怀疑它不让其他国家使用华为产品的动机到底是什么:是不是担心其他国家会使用先进的5G技术赶超美国?

    或许美国政府错误地认为,压制华为能使其从中受益。但事实是,限制华为参与美国和其他国家的5G网络建设只会损害这些国家的利益,而更快地部署5G网络会使所有国家受益。

    令人遗憾地是,在我们没有机会辩护的情况下,美国却颁布NDAA对华为进行限制。

    2019 NDAA 889条不仅阻止华为向美国客户提供服务,还损害我们的声誉,让我们失去为美国以外客户提供服务的机会。这是对美国立法程序的滥用,剥夺了华为走正当法律程序的权利,有悖于三权分立原则,背离了美国的法律宗旨,违背了宪法制定者的初衷。这不但侵犯了华为的权利,也伤害了美国消费者。通过颁布NDAA,美国国会扮演了法官、陪审团和执法者的角色,这是违宪的。

    其他国家也在反对美国政府打压华为的做法,美国总统本人最近也对使用虚假的安全理由来阻止华为的做法提出质疑。如果撤销这条法律(本来就应当撤销这条法律),华为就有机会向美国提供更加先进的技术,帮助美国建立最先进的5G网络。华为愿意解决美国政府的安全担忧。取消NDAA对华为的禁令可以让美国政府与华为一起解决真正的网络安全问题。

    采取法律行动是我们不得已而为之的最后选择。我们希望,法院能做出对华为以及美国人民都有益的正确决定。

    谢谢!


2019年3月7日华为新闻发布会宋柳平发言全文




    大家上午好,我是宋柳平,目前担任华为首席法务官。

    今天上午,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和华为技术美国有限公司向位于德克萨斯州普莱诺的美国德克萨斯东区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就美国法律不合理地针对、惩罚华为提出抗辩,以保护公司和我们的客户。《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2019 NDAA)第889条明确针对华为,不仅禁止美国政府机构从华为购买设备和服务,还禁止政府机构与购买华为设备或服务的第三方签署合同或向其提供资助和贷款,即便这些交易对美国政府并无影响或并无关联。通过提出此次诉讼,我们希望能让美国国会不要违宪地阻碍华为将建立全球一流5G网络所急需的领先技术带给美国。

    第889条明确针对华为,将华为列入黑名单,损害了华为的声誉,且不给华为任何澄清的机会让其免受制裁,这是违宪的。美国对华为的攻击是有企图、带有惩罚性的。当时在通过这部法案时,参议员Tom Cotton表示,华为应该被“判处死刑”,应该将“华为排除在美国市场之外”。参议员Marco Rubio对华为进行诽谤,称华为是“特洛伊木马”,“不能允许华为在美国开展任何业务。”

    第889条不仅对华为构成了伤害,更重要的是,对华为的客户也构成了伤害。该法案不允许华为向任何与美国政府有业务往来的公司提供其全球领先的技术,不论华为的产品是否会用于政府。因此,这纯粹就是惩罚性质的。该法案让美国消费者无法获得最先进的技术,特别是在那些华为的竞争对手不愿意提供服务的贫穷、偏远地区。

    国会针对华为的做法过于宽泛,同时也是无效的。之所以说过于宽泛,是因为这部法案的禁止条款适用于联邦政府的所有机构,甚至包括与外交、国防和国家安全没有关联的机构,如印第安事务局和美国鱼类及野生动物管理局。更糟糕的是,这部法案还适用于大量与联邦政府机构签订过合同的私营企业,甚至在与政府合同毫无关系的私营项目上阻碍华为与这些企业合作。第889条同时也无法有效应对网络安全:供应链是全球化的,无数企业在中国制造产品或使用产自中国的部件。一些大型电信企业与中国政府还建立了合资公司。但是NDAA却只针对华为等少数企业,供应链上的大部分企业都不受限制。

   第四,第889条是建立在众多错误、未经证实和未经验证的主张的基础上的。法案里的假设是不符合事实的,华为并不为中国政府所有,也不受其控制和影响。此外,华为拥有良好的安全记录和机制。迄今为止,美国没有提供任何有关安全问题的证据。华为从未得到过任何公平的机会来与指控华为的人进行对抗和盘问,也从来没有为华为提供一位公平的审判官。美国国会同时扮演立法者、检察官和陪审团的角色,这有悖于美国宪法。

    于此,我们特此起诉美国政府和第889条所适用的多个政府部门部长,包括农业部长、代理内政部长等。虽然这些部门明显与国家安全和相关领域没有任何关系,但第889条仍然适用于这些部门。我们要求法院判定适用于华为的第889条违宪。我们希望法院能够从法案中删除这些侵犯联邦政府机构和华为权利、违宪的条款,这样我们能和总统及他的政府部门一起找到解决方案,让美国民众能够使用华为产品并确保美国国家安全能得到充分保护。


2019年3月7日华为新闻发布会杨超斌发言全文




尊敬的各位来宾,

    大家早上好!我是华为5G产品线总裁杨超斌。谢谢大家前来参加本次活动。

    三十多年前,罗纳德·里根总统说过,每一天的开始都意味着各种新的可能。在当下,5G技术就是这句话最好的例证。相比4G,5G将提供更高速率、更低时延以及更加安全的网络连接,为人们提供更优质的网络体验。

    英国电信首席架构师最近表示,“华为是目前唯一真正的5G供应商。”但是,美国《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2019 NDAA)仍然仅仅基于毫无依据的安全担忧对华为实施不正当的限制措施。华为在17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过去30多年来一直保持良好的安全记录。

    排除华为以及破坏公平竞争将抬高美国运营商的建网成本,减缓5G部署节奏,损害经济,最终影响美国人民享受先进5G网络的权利,导致他们不得不承担额外的通讯费用。

    加拿大运营商Telus首席技术官表示,华为参与市场竞争可以“降低至少15%的行业成本”。据GSMA预计,2017年至2020年,北美运营商资本支出将高达1360亿美元。如果华为能自由参与市场竞争,即使只能节省15%的行业成本,节省金额也将高达200亿美元。

    2019年,T-Mobile推迟了5G网络商用计划。AT&T宣布他们所谓的5G网络速率不到200Mbps,而韩国运营商LG U+采用华为5G技术部署的网络下载速率则超过1.3Gbps。

    华为投入5G技术研究已超过10年之久,在5G方面比同行至少领先12个月到18个月,累计获得基本专利授权超过2570件。我们已签订了30多个5G商用合同,40,000多个5G基站已发往世界各地。华为是全球最大的5G厂商。

    时不我待。3G技术发展5亿用户用了10年的时间,4G技术用了5年。我们预计5G技术发展5亿用户只需要3年的时间。2019年,超过50个国家预计将发放5G频谱。华为已经开发出全球最强大、最简单、最智能的5G网络技术。

    我在一开始引用了里根总统的名言。这句话完整的句子是这样说的:每一天的开始都意味着各种新的可能。能否在每一天都做些让我们走向进步与和平的事情,这都由我们决定。”给全人类带来福祉的技术发展就是这样的事情,不应该被设限。现在,是否选择继续走向进步将由每个美国公民来做出决定

    谢谢大家!


2019年3月7日华为新闻发布会李大丰发言全文

 



    大家早上好,谢谢大家前来参加本次活动。

    我是华为监事会常务监事、ICT基础设施业务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李大丰。

    我曾经在非洲工作过十几年。2011年,移动支付在中国尚未兴起。但我惊讶地发现许多肯尼亚人已经在通过肯尼亚运营商Safaricom提供的M-PESA移动支付服务进行付款和转账。在肯尼亚,当时手机不仅仅是一个通讯工具,还变成了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现在90%的肯尼亚成年人都在使用M-PESA移动支付服务。这一服务减少了现金交易量,也带来了犯罪率的下降。

    从那时起,我就坚信,每个人都应该有机会享受通信联接,获取技术发展带来的各种收益。

    许多国家即将大规模部署5G网络。我们需要的是开放和公平竞争。但是美国政府却通过立法越权来干预市场。事实证明,在部署最先进的5G技术方面,美国政府无法代表市场参与者。5G政治化只会给整个行业和企业带来伤害,同时必将阻碍美国消费者享受5G技术带来经济和社会效益。

    虽然华为在美国的客户数量不多,但是我们仍然一直努力为他们提供最好的产品和技术。我们相信,即使是生活在农村、山区和其他偏远地区的人也应该有机会进入数字世界。每一个对华为表示满意客户都意味着,通过我们的努力,肯塔基州或田纳西州又有2万或3万名居民可以享受高速互联网服务。

    此外,缺乏竞争的市场会导致网络部署成本上涨,最终却要由消费者买单。正如杨超斌先生刚才所说,华为参与北美市场竞争将在四年内节省资本支出至少200亿美元的行业成本。

    目前,华为在美国设有七个办事处,共有超过1000名员工。我们在美国电信市场做了大量投资,包括与数百家美国公司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每年从这些公司采购价值数十亿美元的零部件、设备和软件。《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2019 NDAA)将阻碍华为在美国投资和创造就业方面的长期努力。

    虽然我们在建立互联世界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但是我们不能忘记,目前仍有包括很多美国人在内的超过38亿人没有接入互联网、超过10亿人口无法获得移动宽带服务。建立更美好的全联接世界是全人类的不懈追求,不应该有人在这条路上设置更多障碍。

    谢谢大家!



华为国际律师团队亮相




    2家大所+1家精品强所,美国式高级别诉讼的“标配阵营”之一。

    华为的美国律师团队阵容强大,7名资深律师,分别来自美国众达律师事务所(Jones Day)、摩根路易斯律师事务所(Morgan,Lewis&Bockius LLP)以及德克萨斯州本土律所Siebman,Forrest,Burg&Smith,LLP 。


    Jones  Day

    律所简介:

    美国众达律师事务所(Jones Day)创立于1893年,经过多年发展,众达目前在世界主要经济和金融中心均有近50家分所,共有2500多名律师, 为规模最大、地域覆盖最广的国际性律师事务所之一,在反垄断和竞争、国际诉讼和仲裁、知识产权、劳动雇佣法、业务重组与破产等多个专业领域具有全球领先地位。


    

    Glen D. Nager

    Glen Nager担任本案中华为的首席律师。

    他曾担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首位女性大法官奥康纳的法官助理。

    他曾代理了13起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审理的案件,在反垄断、民权、就业、环境法、政府合约和知识产权等主题领域提起过上诉,客户包括通用电气,H&R Block,IBM和Sodexo等。

    经典案例包括代表Sodexo获得美国第三巡回上诉法院以3-0决定撤销了地方法院的判决和代表雪佛龙在美国最高法院涉及合资企业定价的反托拉斯案中胜诉等等。

    钱伯斯美国榜(2013-2014,华盛顿特区劳动雇佣及上诉)评价:因其在上诉方面的专业知识而受到称赞,并且“非常善于快速了解情况并制定获得良好结果的战略”。

    1986-1988年,美国司法部副检察长助理

    1995-2000年,美国国会合规办公室董事会主席

    2006-2008年,USGA总法律顾问

    2009-2014年,在USGA董事会任职

    乔治城大学兼职教授,教授行政法和宪法

    教育背景:

    斯坦福大学,法学博士,1982年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工商管理学士,1979年



Ryan J. Waston

    Ryan J. Waston专注于上诉和涉及联邦监管机构的辩护,执业范围涉及行政法和宪法、法定解释和联邦机构行动等领域。他曾参与了许多涉及联邦监管机构提议或最终行动的事务。他还曾参与说服法庭废除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对烟草产品的标签和品牌名称等多项变更实施预先批准这一要求。

   教育背景:

   乔治·华盛顿大学,2007年,法学博士

   宾夕法尼亚州弥赛亚学院,2002年,经济学学士


    Morgan,Lewis & Bockius LLP

    律所简介:

    摩根路易斯律师事务所(Morgan,Lewis&Bockius LLP)是一家国际律师事务所,在北美、亚洲、欧洲和中东设有31个办事处,拥有约2200名法律专业人士。2018年全球创收100强(The Global100 Most Revenue)第11名。



Andrew D. Lipman

    Andrew D. Lipman的业务范围为电信法及相关领域,包括监管、交易、诉讼、立法和土地使用等。其服务的客户来自通信、互联网服务和技术、传统和新兴无线服务、卫星服务、广播、竞争性视频服务、电信设备制造和其他高科技应用等领域。此外,他还负责欧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的电信运营商私有化业务。

    他参与了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州公共服务委员会、国会和法院的大多数新的法律和监管政策的制定,曾参与制定了1996年《电信法》的关键条款。近十年来,他作为创始人之一担任美国最大的竞争性本地服务提供商MFS Communications的高级副总裁,负责法律和监管事务。

    国际电话会议协会总法律顾问

    国际卫星用户协会的立法/监管法律顾问

    纽约、纳斯达克和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五家上市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曾任职于美国交通部长办公室

    教育背景:

    斯坦福法学院,1977年,法学博士

    罗切斯特大学,1974年,文学学士


    Russell M. Blau

    Russell M. Blau于2014年加入摩根路易斯,其业务范围为电信法及相关领域,包括诉讼、监管、交易和立法。他的客户包括电信运营商、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媒体公司、设备供应商、消费者和投资者。

    他代表电信运营商处理诉讼和仲裁事宜,以及联邦通信委员会(FCC)的正式投诉程序。他还就联邦和州监管问题向客户提供建议,包括证券发行、并购和其他公司交易问题。

    教育背景:

    哈佛大学法学院,1982年,法学博士

    哈佛大学,1978年


    Siebman,Forrest,Burg & Smith,LLP

    律所简介:

    Siebman,Forrest,Burg&Smith,LLP是一家聚焦德克萨斯州本土业务的美国律所,在德克萨斯州谢尔曼、普莱诺、马歇尔和泰勒四个城市设有办事处。该律所对德克萨斯州当地的法律习惯、司法程序非常熟悉,其业务领域包括商事诉讼、刑事诉讼、人身伤害、婚姻家事等。除了德克萨斯州当地的客户,他们也为来自世界各地的客户,包括但不限于中国、日本、韩国、法国、意大利、德国、英国、瑞典、荷兰和加拿大的客户提供法律服务。



Clyde M. Siebman

    Clyde M. Siebman是美国最强的知产、商业诉讼律师之一,Siebman,Forrest,Burg&Smith,LLP的创始合伙人,负责管理谢尔曼和普莱诺办公室。德克萨斯州东区律师协会的创始成员,连续担任了前四届主席。他专注于复杂民事诉讼,工作重心在德克萨斯州东区,德克萨斯州北区达拉斯分部和德克萨斯州西区奥斯汀分部。

    他在德克萨斯州东部、北部和西部地区的州法院和联邦法院(包括在博蒙特、达拉斯、马歇尔、普莱诺、谢尔曼和泰勒的陪审团审判)从事高风险诉讼超过30年。

    他的肖像现在被悬挂在保罗·布朗联邦法院的律师会议室里。

    1986年-1987年,德克萨斯东区联邦地区法院Paul Brown法官的法官助理

    1992年至2015年,在 Martindale-Hubbell的同行评价评级中获得"AV" Preeminent评价

    2003年至今,被汤森路透评为德克萨斯州超级律师

    2014年至今,被Woodward/White Inc.评选为“美国最佳律师”

    教育背景:

    南卫理公会大学法学院,1984年,法学博士

    南卫理公会大学法学院,1980年,心理学学士

    南卫理公会大学法学院,1980年,工商管理学士



Michael C. Smith

    Michael C. Smith是Siebman马歇尔办公室的负责合伙人,在复杂商业和专利诉讼方面具有非常丰富的经验。

    他曾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东区地方法院代理过800多起案件,自2000年至2009年担任该地区规则咨询委员会主席。

    德克萨斯州律师协会诉讼部主席和编辑委员会主席

    德克萨斯州东区律师协会前任会长

    美国东部德克萨斯州分会主席,基金会终身研究员,美国审判委员会(ABOTA)

    教育背景:

    德克萨斯州韦科市贝勒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1992年

    Lyndon B Johnson公共事务学院,1989年

    东德克萨斯州立大学,1986年


Elizabeth Forrest

    Elizabeth Forrest是Siebman, Forrest, Burg & Smith, LLP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她善于为客户处理各种各样的诉讼事务,包括商业纠纷、专利和商标侵权、商业秘密盗用、虚假陈述法案件以及其他在德克萨斯州东北部州和联邦法院的民事案件。她同时担任德克萨斯州东区律师协会董事会成员,德克萨斯州东区女性律师委员会/协会主席。

   在2015-2016年,她曾担任德克萨斯东区联邦地区法院Amos L. Mazzant, III法官的法官助理,也曾经是德克萨斯州高级专利诉讼委员会调解人和专家组成员。

   教育背景:

   西雅图大学法学院,2014年,法学博士

   南卫理公会大学,2010年,新闻文学学士学位

 
   注:律师简介来源于智合微信公众号,由智合根据各律所官网归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