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围绕宋徽宗的锦鸡,起了一场争论
发布日期:2020.03.09 来源:光明日报

    


    锦鸡,传说中的凤凰的原型,是历代皇室最高礼服“翟衣”的专用元素。这幅《芙蓉锦鸡图》是北宋艺术家皇帝宋徽宗的代表作之一,方寸之间让人领略到宋代美学的无限精彩。

    2017年12月,中国南方的一家珠宝企业T品牌开始创作系列作品《锦鸡》,成为业界第一个将宋徽宗《芙蓉锦鸡图》中的锦鸡从二维古画转化为三维立体珠宝首饰的品牌,也是最早做出这个产品设计开发的机构。2018年,T品牌完成了《锦鸡》作品的著作权登记,并获得了外观设计专利证书。



T品牌翡翠版本的《锦鸡》海报

    T品牌创始人吴先生是位言必称宋代美学的文化商人,他坚信国学大师陈寅恪先生的一句话:“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而造极于赵宋之世。”成立以来,T品牌首个提出宋代美学这一概念,并将其应用于品牌实践。通过大量的研究工作,T品牌的团队将宋代美学的核心特征概括为“含蓄隽永、空灵飘逸”,并借此开创出了全新的品牌理念。

    从此,饱含诗意的宋代花鸟和山水绘画艺术成为T品牌的设计灵感之源。凭借将宋代美学与哲学作为立意之源和文化基石,并通过当代性、国际化的创意手法诠释宋代美学,土生土长于中国的T品牌成功挤进国际奢侈品阵营。

    2018年6月,T品牌在在法国巴黎和平大街开起了旗舰店。这是自18世纪以来,法国高级珠宝聚集地巴黎旺多姆广场地区首次迎来中国的珠宝品牌。法兰西艺术院副主席、全球著名影星、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馆长等嘉宾与T品牌的创始人吴先生共同剪彩。

    为这次重要的开业,T品牌带去了全新的宣传片,灵感就是源自宋徽宗亲授宫廷画家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和宋徽宗代表作《芙蓉锦鸡图》。卷轴徐徐打开,入目即是烟波浩渺的江河、层峦起伏的群山,渔村野市、水榭亭台、茅庵草舍、泛舟点点,构成了一幅空灵飘逸的江南山水图。在一对飞舞彩蝶的引导下,画面推进到芙蓉枝头的一只锦鸡上,其五彩斑斓、典雅高贵,忽而颔首,翩然起飞,翱翔于千里江山间,最后飞抵巴黎旺多姆广场,矗立于旺多姆纪念铜柱上方。

    痴迷于宋代美学的吴先生并没有光顾着将宋代美术作品改编为各种精美的珠宝首饰卖到欧美市场赚钱,而是到处宣讲宋代美学的魅力以及T品牌的设计理念。在国内多所设计院校,吴先生都是一名受欢迎的客座讲师。

    然而,最近却发生了一件让吴先生始料未及的事情。他发现一个知名度远不如自己的M品牌竟然也推出了一款也叫《锦鸡》的珠宝作品,尽管整体观感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但诸多设计细节却惊人地雷同。


M品牌对外发布的《锦鸡》实物图

    例如从尾翅对比来看,宋徽宗的原作中,锦鸡的尾翅是7根;T品牌2017年开始创作的《锦鸡》中尾翅是5根;M品牌2019年创作的《锦鸡》,尾翅也是5根。而且,M品牌2019年创作的锦鸡尾翅的位置关系与宋徽宗的原作不一样,但与T品牌2017年开始创作的锦鸡尾翅位置关系一样。


从左至右依次为《芙蓉锦鸡图》、T品牌《锦鸡》(第二代)、M品牌《锦鸡》


局部放大

    再看身体结合部分。在宋徽宗的原作中,锦鸡在身体结合部分为身形和羽毛自然结合状;在T品牌2017年开始创作的第三代《锦鸡》中,身体结合部位设计了“扇形状裙摆”;M品牌2019年创作的《锦鸡》,在身体结合部位与宋徽宗的原作不同,但与T品牌创作的锦鸡身体结合部位相似,也设计了“扇形状裙摆”。


从左至右依次为《芙蓉锦鸡图》、T品牌《锦鸡》(第三代)、M品牌《锦鸡》


局部放大看一下

    从锦鸡的尾翅数量到作品平面海报的构图创意,吴先生一共发现了五处相似点,他认为T品牌的《锦鸡》遭到了侵权。M品牌表示,自己的《锦鸡》是由其设计主管青某(网名)独立创作的,从微信聊天记录可以推算青某是在2019年11月13日提出创作《锦鸡》的想法。

    在沟通过程中,M品牌表示,并不知道T品牌已经创作出三代《锦鸡》珠宝作品,自己是独立创作,谁都可以将宋徽宗的《芙蓉锦鸡图》改编为珠宝作品;T品牌不能垄断宋徽宗的锦鸡,不能打压小品牌。

    但M品牌和青某果真不知道T品牌已经发布的《锦鸡》作品吗?吴先生显然不认同这一说法。且不说2018年6月,T品牌的巴黎旗舰店开业时就正式对外发布了其《锦鸡》系列珠宝,得到多家法国媒体的报道;而且T品牌在国内珠宝界也有非常高的知名度。

    更为巧合的是,在2017年至2018年上半年,吴先生曾应邀前往青某就读的高校授课,青某不仅参与了课程,还在当时添加了吴先生的微信,并在吴先生的朋友圈发表过评论。自从与青某成为微信好友以来,吴先生多次在朋友圈发布与T品牌的《锦鸡》相关内容,T品牌的自媒体更是刊登过该作品的详细内容。这让吴先生认为,青某知晓T品牌的《锦鸡》,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南宋吴炳的《出水芙蓉图》

    一方面M品牌创始人将T品牌的创始人兼艺术总监吴先生尊称为珠宝界的泰斗级人物,另一方面又坚称在创作时并没有看过T品牌的作品,所以并不存在抄袭。在双方的争论过程中,大品牌、知名设计师不能欺负小品牌、年轻设计师,是M品牌的主要主张之一。

    已经成功走出国门、并获得欧美时尚界青睐的T品牌该和不太知名的M品牌计较一只《锦鸡》吗?醉心于宋代美学和哲学的吴先生,该如何对待曾听过自己课的学生、替其他品牌设计出和自家作品相似的《锦鸡》呢?

    有网友认为,单纯从设计来看,T品牌的《锦鸡》与对方不是一个水平,一笑了之也算是个姿态。

但吴先生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可以一笑了之的事情。在他看来,知识产权是构建中国珠宝行业良好发展生态的法治保障,再小的品牌、再年轻的设计师,都要尊重知识产权。在知识产权面前人人平等,尊重知识产权不等于以大欺小。

    对于M品牌在网上公开了双方的聊天记录,吴先生认为,每一位同行都应该在设计方面进行主动沟通,探讨创意灵感的来源以及致敬方式。只有大家都处在一个公开透明的语境中,按照游戏规则允许的方式来进行,那么整个行业的业态才会良性有序,才不会打乱拳、带节奏。


北宋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局部)

    ●设计界怎么看呢?

    南京艺术学院工业设计学院副院长、首饰设计专业负责人郑静教授认为:古代经典每个人都可以参考,但是要有自己的创新,同时避开已有的公开发表的创意和形式。

    ●法律界更有发言权

    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的于波副教授认为,宋代美学及宋徽宗的作品,是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遗产,是公有领域的艺术品,大家都有权利在其基础上进行二次创作、发扬光大。在法律上,T品牌有权利去改编宋徽宗的锦鸡,M品牌也有权利去改编锦鸡,但这并非该事件的核心争议焦点。该事件所引发出来的核心法律争议是在首创改编之后,二次改编的合法性问题。

    于教授说,从著作权法来说,如果T品牌与M品牌在同一天、同一个时刻,对《芙蓉锦鸡图》做出两个相同的改编,只要他们互不知晓、互不知情,只是纯粹出于巧合做出两个完全相同的改编,是合法的;而且,双方均不能够主张对方侵权。

    在本事件中,T品牌对于《芙蓉锦鸡图》进行了首创性改编,创作出了诸多原作中所没有的独创性的新设计。对于这些原作基础之上的新设计部分,T品牌享有著作权。

    如果在后的改编者M改编出来的设计,与在先的改编者T改编出来的独创性新设计部分构成了实质性相似,在后改编者M就侵犯了在先改编者T基于自己演绎的新设计部分所享有的著作权。这种情况下的所谓改编行为,不构成著作权法上的“改编”,而是复制;既破坏了设计行业伦理,也违反了著作权法。

    当然,如果在后改编者M改编出来的设计,与在先改编者T改编出来的独创性新设计部分存在实质性的差异,则在先改编者T就没有权利去指责和禁止这种基于原作的新的改编行为。这种情况下的改编行为,符合设计行业伦理,也是为著作权法所允许和鼓励的。




    对于此事件,T品牌和吴先生感到很委屈,因为宋徽宗创作的《芙蓉锦鸡图》已沉睡了900多年。这期间,珠宝首饰运用了从远古图腾到当代几何的海量表达形式,但无一人想到把“锦鸡”作为主要造型元素来进行首饰创作。T品牌第一个挖掘了“锦鸡”,并把宋代美学作为品牌理念贯穿整个品牌故事,第一时间向全球媒体和同行发布与分享,拥有无可争议的“首创权”。但就在T品牌发布完《锦鸡》作品后两年多,发生了M品牌的这次“撞车”事件。

    中国五千年的悠久文明,造就出灿若星河的优秀文化作品,而不仅仅只有宋徽宗的这只“锦鸡”。

    我们相信,中国的设计界、法律界一定能够处理好这场关于传统文化首创改编权的争论,从而让我们的珠宝企业、文化产业行业更好地开发运用丰富的传统文化,进行更高质量的原始创新,从而做大中国的文化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