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会动态
北上广深发布知识产权十大典型案例 深圳企业入选最多
发布日期:2020.04.29 来源:深圳市知识产权联合会

  在“4.26知识产权宣传周”期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大一线城市陆续发布了2019年度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典型案例。深圳市知识产权联合会分析结果显示,北上广深发布的40个典型案例中,深圳企业入选15个,占典型案例总数的 37 % ,是企业入选案例最多的城市。其中,北京法院2件,上海法院1件,广州法院2件,深圳法院10件。腾讯、华为两家企业就有7件案例入选典型案例。




  市知识产权联合会负责人表示,此项分析旨在观察深圳企业在中国知识产权司法审判领域的代表性和典型性,反映深圳创新实践在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中产生的社会影响力,展示一线城市法院在案件审理思路和裁判方法上的引领示范作用。




  深圳企业入选的15个典型案例中,专利权纠纷案 5 件,商标权纠纷案 4 件(其中刑事案件2件),著作权纠纷案 3 件,著作权纠纷及不正当竞争案 2 件,反不正当竞争案 1 件。




  从涉案领域来看,主要集中在通信、集成电路、智能家电、内容产业、时尚产业、互联网社交平台、网络游戏直播平台等领域。





深圳企业典型案例分析

   

  一、北京法院:2件

    案例一:“用于在移动通信系统中发送和接收随机化小区间干扰的控制信息的方法和装置”发明专利权无效行政纠纷案

  案  号:(2019)京行终1498号

      (2018)京73行初1327号

    原  告: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被  告:国家知识产权局

  第三人:三星电子株式会社

  【案 情】
  涉案专利(专利号200880007435.1)名称为“用于在移动通信系统中发送和接收随机化小区间干扰的控制信息的方法和装置”的发明专利(简称本专利),于2008年1月7日申请(最早优先权日为2007年1月5日),于2014年7月23日授权公告,专利权人为三星电子株式会社(简称三星会社)。针对本专利,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华为公司)于2016年9月2日向原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简称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专利复审委员会经审查,于2017年10月26日作出第33697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简称被诉决定),认定:本专利享有相应的优先权,华为公司的相关无效理由不能成立,决定维持本专利有效。

  华为公司不服被诉决定,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撤销被诉决定,并由专利复审委员会重新作出决定。一审法院认为,本专利权利要求1“为不同时隙产生不同的正交码”的技术特征并未被记载于在先申请文件中,故其不能享有相应的优先权。被诉决定对此认定有误,华为公司的该主张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华为公司的其他主张不能成立。据此,一审法院判决撤销被诉决定,专利复审委员会就华为公司针对本专利所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重新作出审查决定。三星会社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审理期间,华为公司分别于2019年3月31日、2019年4月7日以其与三星会社已达成一致意见为由向法院书面请求撤回本案一审起诉。二审法院认为,三星会社有关本专利享有优先权的上诉理由不成立,被诉决定关于本专利是否可享有优先权的认定有误。虽然华为公司书面申请撤回起诉,但准许其撤回起诉将可能“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故本案不具备裁定准许华为公司申请撤回起诉的充分条件。据此,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点 评】

  本案涉及5G技术的基础专利,本专利的有效性与我国通信技术的发展息息相关。二审法院首次明确在专利确权案件中,在一审判决认定本专利不享有优先权的前提下,针对华为公司在二审期间撤回起诉的申请,二审法院不应简单一裁了事,而应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八条的规定,审查该申请是否满足法律规定的条件。重点应审查若涉案无效决定的结论为部分无效或者宣告涉案专利权有效的,一审判决有关专利权有效部分的认定是否存在相反的结论并实质影响该专利权的效力,因而,裁定准许撤回起诉是否会有损社会公众或其他人利益。本案所确立的裁判规则,不但对专利确权案件中是否准许当事人二审期间撤回起诉具有指引作用,对一审法院在专利确权案件中是否准许撤回起诉同样具有借鉴意义。

  案例二:
“吹牛App”侵害著作权纠纷案

  案  号:(2019)京0491民初16794号

  原  告: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

  原  告: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

  被  告:北京青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案 情】

  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创作完成“微信表情系列1.0”,包括“大黄脸”等表情图标,后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在运营的微信软件中专有使用微信表情。北京青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青曙公司)运营“吹牛”App,该App主要用于社交聊天及购买游戏装备。2018年10月,二原告发现“吹牛”App中使用了“捂脸”“奸笑”“嘿哈”等六个聊天表情,与其在先使用的微信表情中对应的表情图标相同。二原告主张青曙公司侵犯其信息网络传播权,应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50万元。

  一审法院认为,涉案微信表情在圆形黄色面部造型基础上,通过眼部、嘴部、手势等神态的变化来反映人物的不同情绪,生动、形象、富有趣味,在线条、色彩运用等方面体现出一定的个性化选择和独创性表达,具有审美意义,构成美术作品。青曙公司未经许可在其经营的“吹牛”App中使用了与涉案微信表情完全相同的聊天表情,使该软件的用户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涉案微信表情,侵害了二原告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据此,一审法院判决青曙公司赔偿二原告经济损失30万元及合理开支1万余元。一审宣判后,双方均服判,未提起上诉。

  【点 评】

  本案系社交软件中表情图标被侵权的典型案例。随着社交软件的普及应用,表情图标已成为人们日常沟通交流中多样化且不可或缺的表达元素。表情图标的表现形式较为简单、设计变量较少,但仍可以通过颜色、线条、图形等元素的搭配、取舍体现创作者的独创性表达,可以构成美术作品。经营者愿意将自己的作品用于社交软件中供用户免费使用,以增加用户使用的趣味性和表达方式,但不意味着他人也能未经许可将这些表情图标用于自己的社交软件中。互联网免费共享的理念亦应尊重他人创作成果,摒弃恶意抄袭摹仿。



  二、上海法院:1件

  案  例: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的损害责任纠纷案

  【案件信息】

  深圳市乔安科技有限公司与张志敏、上海凯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纠纷及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案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2017)沪73民初379号民事判决,合议庭:胡宓、徐飞、吴惠丽;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19)沪民终139号民事判决,合议庭:唐震、陶冶、朱佳平。

  【案情摘要】

  被告张志敏是被告凯聪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其于2014年1月9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名称为“监控摄像机(S421C)”的外观设计专利(以下简称涉案专利),并于2014年6月25日获得授权。2016年1月6日,张志敏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起诉原告乔安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一案(以下简称18号案),主张乔安公司销售的“乔安1200线监控摄像头”侵害了其享有的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诉请赔偿经济损失1000万元,并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同年1月25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裁定冻结乔安公司银行账户及支付宝账户内的资金1000万元。同年7月29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张志敏的诉讼请求,该判决生效后,法院于同年8月解除了前述财产保全措施。同年9月18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作出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宣告涉案专利权全部无效。

  乔安公司向法院起诉称:被告凯聪公司早在2013年12月已公开销售“421C凯聪”监控摄像头产品。被告张志敏在明知421C监控摄像机已经公开销售的情况下,仍然以此申请外观设计专利,并提起专利侵权诉讼并申请财产保全,系借专利维权之名行打击商业竞争对手之实,给原告乔安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故请求法院判令:1.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00万元;2.两被告向原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张志敏在明知涉案外观设计专利缺乏权利基础的情况下,仍然向法院提起专利侵权诉讼,使乔安公司受到经济上的损失,属于滥用诉讼权利,构成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一审判决被告张志敏赔偿原告乔安公司经济损失共计254000元。一审判决后,被告张志敏不服,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凯聪公司在专利申请日前已经公开销售了与专利基本相同的421C凯聪摄像机,故涉案专利实质上因缺乏新颖性而自始无效。张志敏作为凯聪公司当时的法定代表人,应当知道421C凯聪摄像机的在先销售情况,却仍以该无效专利提起专利侵权诉讼,系明知其诉请缺乏依据。凯聪公司与乔安公司是同业竞争关系,张志敏在18号案中索赔高达1000万元,明显超出了外观设计专利对产品利润的贡献,即便侵权成立也不会获得法院全额支持,冻结乔安公司资金1000万元更会给乔安公司造成不必要损失,故张志敏提出的高额赔偿诉请显然具有维权以外的不正当目的,并且也存在明显不当、有违诚信的诉讼行为。综上,张志敏提起18号案诉讼具有主观恶意,并且给乔安公司造成了经济损失,构成恶意诉讼。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本案是上海法院首例判决构成专利侵权恶意诉讼的案件。法院通过准确把握“主观恶意”的判断规则,厘清了正当知识产权维权与假借知识产权诉讼恶意侵害他人之行为的界限,惩戒了以知识产权诉讼为手段恶意打击竞争对手的行为,进一步强化司法对市场运行的规范引领,为市场创新主体诚信经营保驾护航。本案判决具有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对推进诉讼诚信建设、强化诉讼诚信意识具有重要意义。


  三、广州法院:2件

    案例一:腾讯科技(成都)有限公司、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与运城市阳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今日头条有限公司等侵害计算机软件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行为保全案

  案  号:(2018)粤73民初2858号

  申请人:腾讯科技(成都)有限公司、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下合称腾讯公司)

  被申请人:运城市阳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阳光文化公司)、今日头条有限公司(下称今日头条公司)、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字节跳动公司)、广州优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优视公司)

    【案情与裁判】

  腾讯公司指称阳光文化公司、今日头条公司、字节跳动公司通过西瓜视频APP直播“王者荣耀”游戏,侵害其对“王者荣耀”享有的著作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优视公司提供西瓜视频的分发、下载服务,构成共同侵权。腾讯公司在诉讼中提出行为保全申请,要求诸被告先行停止相应的直播行为、停止分发和下载服务。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经审查认为,现有证据足以证明腾讯成都公司对“王者荣耀”游戏软件及相关游戏主要元素美术作品享有著作权。阳光文化公司通过西瓜视频组织人员进行“王者荣耀”游戏直播,字节跳动公司、今日头条公司为用户观看直播提供购买虚拟产品服务,三公司存在共同侵犯涉案游戏著作权的可能性。同时,阳光文化公司、今日头条公司、字节跳动公司在未获著作权人的许可并支付相应对价的情况下以有偿方式召集、组织主播在西瓜视频对“王者荣耀”游戏进行商业化直播,而西瓜视频则从直播中获取商业利益。三公司的行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也存在构成不正当竞争的可能性。而且,网络游戏及其直播市场具有开发成本高、市场生命周期短、传播速度快、影响范围广的特点,如不及时制止被诉侵权行为可能会导致申请人的市场份额减少和市场机会丧失,给申请人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本案仅涉及双方当事人经济利益,不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申请人并已提供5020万元担保。据此,裁定阳光文化公司、今日头条公司、字节跳动公司先行停止通过其经营的西瓜视频APP以直播方式传播“王者荣耀”游戏内容的行为。

  裁定作出后,阳光文化公司、今日头条公司、字节跳动公司申请复议,被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予以驳回。

  【典型意义】

  本案是网络游戏直播引发的侵权纠纷,双方当事人均是国内头部互联网公司。随着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发展和人们生活娱乐方式的改变,网络游戏直播成为新兴行业,据媒体报道其市场规模高达千亿元,由此带来的一系列知识产权问题也引起社会和相关公众的关注。近年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受理了多宗在国内影响较大的涉及网络游戏知识产权纠纷案,积累了较丰富的司法实践经验。本案为国内首例对游戏直播平台裁定先行停止直播的诉中禁令案。对于游戏直播这类新型的传播行为如何定性,在决定是否同意申请人的禁令申请时要考虑哪些因素,如何平衡申请人、被申请人、游戏玩家及社会公众之间的利益,本案做了有益的探索。本案受到网络游戏行业、实务界和学术界的广泛关注,被国际保护知识产权协会AIPPI评选为“2019年度中国版权十大热点案件”。

  案例二:重庆中科芯亿达电子有限公司与广东新宝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中微半导体有限公司专利权权属纠纷案

  案  号:(2019)粤73知民初709号

  原  告:重庆中科芯亿达电子有限公司(下称中科芯亿达公司)

  被  告:广东新宝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宝公司)

    第三人:深圳市中微半导体有限公司(下称中微公司)

  【案情与裁判】

  2016年2月,新宝公司将拟集成的咖啡机专用IC电路布图等资料通过中微公司发送给中科芯亿达公司,委托中科芯亿达公司对其中的元器件部分布图进行集成和优化。中科芯亿达公司按约定进行技术研发,于两个月后完成了《咖啡机集成方案V2.4(最终版)》并交付委托方。后来,新宝公司将上述电路集成设计方案申请为ZL201610303750.5 “一种滴漏式咖啡机控制及集成MCU”发明专利。中科芯亿达公司遂起诉请求确认该发明专利归其所有。新宝公司辩称中科芯亿达公司交付的设计方案是对原始电路布图的简单加工,属于加工承揽成果,应归其单独所有。

  诉讼过程中,经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从举证责任、法律关系性质、技术研发实质过程等方面释明,促成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中科芯亿达公司和新宝公司约定共同共有涉案专利权。

  【典型意义】

  近年来备受关注的“芯片”,其重要创新部分就在于电路的集成及其微型化。科技创新实践中,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既可以单独予以登记并主张权利,也可以在专利法中作为实用新型或者发明得到保护。本案中,中科芯亿达公司接受委托后,在原来电路布图的基础上将其集成、优化并拓展。该技术成果后来形成了集成电路布图专利。此项科技创新成果,既离不开作为“素材”的原电路布图,也凝聚了后续开发的“增值”部分,当事人之间的和解结果符合技术开发的实际。广州知识产权法院通过组织调解,对委托方和被委托方的创新成果给予无差别的尊重,同时高效地定纷止争、明晰产权,极大地节省了市场主体的“交易成本”,使之尽快投入再生产、再创造。


  四、深圳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十大案例

    案例一: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诉武汉骏网互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力普森科技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案  由:不正当竞争纠纷

  承办人:钟小凯

  合议庭成员:陈文全、钟小凯、骆丽莉

  【案情与裁判】

  腾讯公司以武汉骏网公司等研发、销售、运营专门针对微信产品进行功能设置的侠客群控智能营销系统构成不正当竞争为由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申请行为保全,请求裁定被申请人骏网公司立即停止侵权行为。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听证,对案件证据事实进行了全面审查,裁定被申请人武汉骏网互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立即停止销售带有与微信软件相关的44个功能设置的侠客群控智能营销系统及功能宣传、推广行为。被申请人未申请复议,该临时禁令已经生效。

  【典型意义】

  通过颁发诉中禁令的临时措施,规范在微信等互联网平台刷流量行为,确立互联网市场公平竞争规则,有效保护网络环境下的知识产权,优化互联网营商环境。该案明确技术开发应当以不侵犯他人合法权益为边界,任何人不能以自由竞争和创新为名任意干涉他人的技术产品或者服务,实施丛林法则。

  案例二:华为诉三星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

  案  由:侵害发明专利权

  承办人:胡志光、祝建军、陈文全

  合议庭成员:胡志光、祝建军、陈文全

  【案情与裁判】

  华为公司以三星中国公司、三星惠州公司、三星天津公司、南方韵和公司实施了侵害其两项发明专利权的行为,且该两专利系标准必要专利为由,分别向法院提起本两案诉讼,请求判令三星中国公司等立即停止实施侵害其专利权的行为。一审判决判令三星中国公司等立即停止侵权。一审判决作出后,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法院作出禁诉令裁定,要求华为公司不得在美国法院裁决双方案件前申请执行本两案一审判决。

  【典型意义】

  华为与三星互诉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是我国首例无线通信领域国际标准必要专利禁令救济第一案。华为与三星案的审理,贯彻并体现对国内、外当事人合法权益平等保护的原则。案件成功审结,不仅切实维护了我国企业的合法权益,而且对营造我国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促进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施,树立中国法院尊重事实、平等保护中外当事人知识产权的良好形象,均具有重大意义。案件一审公开宣判后,国内主流媒体大量报道,报道点击量超过10万,社会反响良好,受到社会广泛关注。本案一审判决分清了双方在谈判过程中的过错,为二审成功调解,促成双方达成标准必要专利交叉许可协议,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案例三:深圳拓邦股份有限公司诉中山市雅乐思电器实业有限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

    案  由:发明专利侵权纠纷

  承办人:王媛媛

  合议庭成员:蒋筱熙、王媛媛、兰诗文

  【案情与裁判】

  原告拓邦公司以被告雅乐思公司许诺销售、销售、制造产品涉嫌侵害其发明专利权为由,提起诉讼,要求判令被告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涉案侵权产品,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100万元人民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被告雅乐思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支出共计人民币100万元。宣判后,被告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最高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本案提出了专利权利要求中特殊技术术语的实质解释方法,在等同侵权判断中,应当考虑专利申请与专利侵权时的技术发展水平,重点考察该被诉技术特征相较于发明专利是否具有实质意义上的创新,防止利用发明专利申请日出现的技术进行简单替换而规避侵权的发生,强调了因技术进步带来的简单技术替换对等同侵权认定的影响。本案适用举证妨碍规则确定法定赔偿金额,认为权利人已经提供了侵权的初步证据,且被告系被控侵权产品的制造者,人民法院应当适用证明妨碍规则,责令被告提供制造被控侵权产品的数量等证据材料以确定法定赔偿金额。被告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权利人的主张,结合侵权行为的性质、妨害行为可归责的程度等因素,酌情提高法定赔偿金额。

  案例四:李留伟犯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案

    案  由: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

  承办人:杨馥维

  合议庭成员:祝建军、杨馥维、潘亮

  【案情与裁判】

  被告人李留伟与其妻子赖某某自2016年3月起,在未取得注册商标所有权人许可的情况下,将“DW”标识印制在其生产的包装盒上并进行销售。2017年12月29日,被告人李留伟及其妻子赖某某均因犯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被判处刑罚。李留伟在前罪缓期考验期内,又实施了将其制造的印有“DW”标识的包装盒销售给他人的行为。公安机关根据举报在深圳市龙华区观澜街道某房抓获被告人李留伟。深圳市龙华区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被告人李留伟非法制造、销售的商标标识的件数尚不满五万件,判决被告人李留伟犯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宣判后,深圳市龙华区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深圳市人民检察院支持抗诉认为本案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应为62512件,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维持深圳市龙华区人民法院(2018)粤0309刑初745号刑事判决第一项、第三项以及第二项对原审被告人李留伟的定罪部分撤销深圳市龙华区人民法院(2018)粤0309刑初745号刑事判决第二项对原审被告人李留伟的量刑部分;原审被告人李留伟犯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

  【典型意义】

  本案是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的典型案例,涉及商标标识数量的法律适用问题。本案对商标与商标标识的关系进行了详尽地阐释,从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出发,确立了商标标识的认定标准,即印制在不可分割的一物质载体上涉及相同权利人的所有商标标识按一件计算。本案的裁判结果充分展现了人民法院处理知识产权犯罪行为的司法智慧和司法能力,对类似案件的审理具有较强的参考意义。

    案例五:腾讯音乐(北京)有限公司、腾讯音乐娱乐科技(深圳)有限公司诉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录音录像制作者权纠纷案

  案  由:侵害录音录像制作者权纠纷

  承办人:马占举

    合议庭成员:马占举、张珂、彭丽梅

  【案情与裁判】

  腾讯音乐公司从孔雀廊公司取得其全部音乐作品等相关内容于授权期限内在授权区域内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腾讯音乐公司又与被授权人腾讯娱乐公司签订《授权书》取得授权。被告运营的手机应用软件“抖音短视频”在线播放腾讯因为公司被授权的涉案歌曲《荷塘月色》,并供其他用户作为背景音乐制作短视频。一审判决被告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赔偿原告腾讯音乐(北京)有限公司、腾讯音乐娱乐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制止侵权的合理开支。被告不服提起上诉,后撤回上诉。
  【典型意义】
  本案对“抖音”平台上“拍同款”功能的技术服务性质进行了深入分析,认定其提供的并非单纯信息存储服务,而是包括对用户上传的录音录像制品的保存、提取、协助其他用户编辑生成新视频等综合性服务,该服务行为构成侵权。本案对于短视频平台上类似功能的性质认定具有重要参考意义。

  案例六:深圳市博林达科技有限公司诉被告深圳市艾腾达电子材料有限公司、珠海中鼎化工有限公司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纠纷案

  案  由: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纠纷

  承办人:欧宏伟

  合议庭成员:孙虹、欧宏伟、费晓

  【案情与裁判】

  原告在本案诉请保护的包装、装潢所指向的涉案商品为c(Na2S2O3)=0.1000mol/L标准溶液和c(HCL)=0.1000mol/L标准溶液。原告分别在中国物资采购网、马可波罗网、原材料商务网、等网站,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对涉案商品进行了宣传推广。向原告采购涉案商品的客户总计62家,其中有43家入选上述中国印制电路行业百强榜,有21家入选上述历届中国印制电路行业百强榜。该62家客户所在城市,涵盖深圳、广州、汕头、惠州、清远、东莞、珠海、江门、中山、厦门、苏州、无锡、昆山和上海。博缘公司从艾腾达公司采购了氢氧化钠标准溶液和高锰酸钾标准溶液各一瓶,该两瓶标准溶液的瓶身标签上均注明生产批次为“10-11-21”,并在标签顶部注明“艾腾达公司艾克香港公司”。将原告提交的被诉商品实物的包装、装潢进行比较,发现除了各产品标签所标注的产品名称、化学式、生产批次标注时间、限期使用日期标注的截止时间等文字内容存在差异以外,其他诸如色彩、文字布局、图案分布排列等设计要素的组合均完全相同,可以认定全体涉案被诉商品使用的是统一的包装、装潢。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一、被告艾腾达公司、中鼎公司立即停止在其生产、销售的标准溶液商品上使用与原告博林达公司的知名商品即硫代硫酸钠标准溶液和盐酸标准溶液的特有包装、装潢相近似的包装、装潢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被告艾腾达公司赔偿原告博林达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合计人民币100万元。一审宣判后,艾腾达公司、中鼎公司均不服,提起上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案件所涉领域新,影响力大。本案为全国范围内首例涉标准物质领域的反不正当竞争案件。一审判赔说理充分,量赔金额注意遵循以知识产权客体的市场价值为导向的司法政策精神。一审判决在针对原告提出的赔偿数额计算方详加评判的基础上,紧扣涉案知识产权客体经由原告持续稳定使用在标准物质领域所产生的市场价值,辅以两被告所实施的侵权行为的性质、规模、持续周期等因素,最终作出相对高额的判赔,充分贯彻了当前知识产权赔偿以知识产权客体市场价值为导向的司法政策精神。

    案例七:李志诉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霍尔果斯哇唧唧哇娱乐文化有限公司、腾讯音乐娱乐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上海腾讯企鹅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案

  案  由: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

  承办人:喻湜

  合议庭成员:喻湜、陈琼,田敏

  【案情与裁判】

  《天空之城》是国内知名民谣歌手李志创作的歌曲。歌手邱虹凯在一期《明日之子》综艺节目中演唱了该歌曲,腾讯视频提供了该期节目的点播服务。该期节目片尾出品方的署名为“腾讯视频”“哇唧唧哇WA”和“腾讯音乐娱乐”三个标识。节目播出后,腾讯公司与李志协商就补授权事宜协商不成。随后,腾讯公司陆续将上述邱虹凯翻唱《天空之城》的视频下架或替换。李志以腾讯公司、霍尔果斯公司等侵害其著作权为由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停止侵权、赔偿损失。

  法院认为,《明日之子》属于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按照我国影视节目署名的惯例,制片者通常署名为出品方,本案承担侵权责任的主体应是在《明日之子》节目署名为出品方的腾讯公司、霍尔果斯公司和腾讯音乐娱乐公司,而非署名为版权方或联合研发制作方的其他被告。该三被告未经原告许可,在其制作的综艺节目中组织歌手邱虹凯公开表演音乐作品《天空之城》、允许腾讯视频公开播送及提供在线观看的行为,侵害了原告对《天空之城》享有的表演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但并未侵害其享有的摄制权或汇编权。法院酌定本案赔偿数额为人民币20万元。一审宣判后,当事人均未上诉。

  【典型意义】

  著作权人系国内知名民谣歌手,纠纷发生后吸引了大量的网友以及媒体的关注。本案公开庭审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2018年度最受关注的庭审直播案件,且社会各界对此次庭审过程作出了积极评价。本案很好地解决了如何确定类电作品中使用侵权作品时的侵权责任承担者、类电作品的制作者侵犯了何种权利以及如何确定经济损失赔偿数额三个法律问题,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对同类案件的处理具有较好的指导意义。

    案例八:斯平玛斯特有限公司诉深圳市深鹏辉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阿卡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马军昌、汪江、周霖、汪龙假冒注册商标刑事自诉案

    案  由:假冒注册商标罪

  承办人:陈锦辉

  合议庭成员:陈锦辉、游猛平、李冬霞

  【案情与裁判】

  自诉人斯平玛斯特有限公司核准注册了第19331979号“HATCHIMALS”、第3728508号“  ”注册商标,自诉人将上述商标使用在哈驰魔法蛋等玩具商品。2017年9月18日,自诉人向深圳市公安局同乐派出所报案称深圳市阿卡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深鹏辉科技有限公司假冒自诉人的哈驰魔法蛋产品,请求依法查处。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在深圳市阿卡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仓库查获135个哈驰魔法蛋玩具,并先后将被告人汪江、周霖、汪龙、马军昌刑事拘留。经查,被控侵权产品包装上标有“  ”和“  ”标识,在产品包装上标有“  ”标识,在产品说明书上标有“  ”标识。深圳市阿卡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销售的假冒哈驰魔法蛋系其股东汪江、周霖等人根据自诉人产品仿制出来后委托深圳市深鹏辉科技有限公司生产,两被告单位均未获得注册商标权利人授权。经查实,2017年4月21日至2017年8月19日期间,深圳市深鹏辉科技有限公司销售哈驰魔法蛋金额人民币189852元,深圳市阿卡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销售哈驰魔法蛋金额人民币191863元。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自诉人斯平玛斯特有限公司与被告单位和被告人达成了和解协议,被告单位和被告人均承认犯罪事实,认罪悔罪,并赔偿自诉人,自诉人对被告单位、被告人的行为予以谅解。

  【典型意义】

  司法实践中,知识产权权利人提起刑事自诉困难重重,鲜有维权成功者。据中国知识产权杂志报道,本案是全国首例知识产权刑事自诉成功定罪案,对知识产权刑事自诉制度的实践和探索使该制度发挥了实质维权作用。同时,案件对假冒注册商标罪构成要件中“相同的商标”的认定进行了分析和适用,对类似案件具有借鉴意义。

  案例九:深圳市创梦天地科技有限公司诉杭州嗨翻科技有限公司、杭州游比阁科技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案  由: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

  承办人:黄娟敏

  合议庭成员:黄娟敏、夏华强,周委

  【案情与裁判】

  原告主张涉案游戏《快乐点点消》系Peak Games公司授权其对游戏《Toy Blast》本土化运营的游戏产品。2015年12月30日《快乐点点消》游戏正式在苹果Appstore以及安卓各平台上线。被告嗨翻公司、游比阁公司于2016年7月9日起在苹果Appstore发行宣传、推广和运营一款名为《快乐点点消(单机游戏)》的游戏。原告主张涉案作品为文字作品及美术作品:1.游戏名称“快乐点点消”。2.游戏第1关、第2关的通关提示语。3.游戏APP图标。法院生效裁判认为:第一,关于被上诉人主张保护的游戏通关提示语、游戏APP图标是否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的问题。原告主张保护的游戏名称《快乐点点消》在玩家心目中与该游戏形成紧密联系,成为识别来源的重要标识,具有了区别消除类游戏的显著性特征,足以表明游戏商品的来源,因而可以认定游戏名称《快乐点点消》构成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被告作为经营消除类游戏的同业竞争者,明知原告涉案游戏的商品特有名称,擅自在被诉侵权游戏中使用“快乐点点消(单机游戏)”名称标识,其主观上具有损害竞争对手、获取不当利益的故意,足以引起市场的混淆,其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

  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判决:一、被告嗨翻公司、游比阁公司赔偿原告创梦天地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20万元,维权合理费用人民币4万元,合计人民币24万元。一审宣判后,嗨翻公司、游比阁公司不服,提起上诉。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本案是因“抄袭”游戏构成要素引发的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对前沿性的“游戏名称”、“游戏通关提示语”以及“游戏APP图标”的作品属性及其侵权判断标准等问题进行了探讨,提出了解决思路。本案的裁判结果,对规范当下游戏产业运营秩序起到了良好的示范引导作用,并对权利人补充救济提出了现实、有效的路径。

  案例十:维沃移动通信有限公司诉深圳市优品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华唐迪讯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案  由:侵害商标权纠纷

    承办人:陈铃铃

  合议庭成员:陈铃铃、韩光明、刘玉和

  【案情与裁判】

  原告维沃公司诉被告优品通公司等在其生产的手机产品上使用“”作为商标以及将“vivi”作为手机的品名,注册了域名为“vivi-china.com”的网站并宣传使用了“vivi”作为商标及品名的手机产品,同时在淘宝网通过数十家店铺进行大规模地宣传和销售;被告华唐迪讯公司在淘宝网上注册名为“华唐迪讯科技”的店铺,通过该店铺销售多款被告优品通公司生产的使用了“vivi”作为商标以及品名的手机产品,并且销售数额巨大。在该案审理过程中,维沃公司向法院申请行为保全,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裁定:被申请人深圳市优品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带有“  ”标识的手机产品,立即停止在网站www.vivi-china.com宣传带有“  ”标识的手机产品;深圳市华唐迪讯科技有限公司立即停止销售带有“  ”标识的手机产品。裁定作出之后,福田法院立即向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及被告优品通公司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随后,被告华唐迪讯公司经营的淘宝网店下架被控侵权商品,被告优品通公司经营的网站“www.vivi-china.com”无法打开。

优品通公司不服上述裁定,提出复议申请。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就复议作出民事裁定:驳回申请人深圳市优品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复议请求。

  【典型意义】

  本案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查知识产权纠纷行为保全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实施以来,作出全市首份知识产诉中行为保全裁定的案件,并对被申请人的复议进行裁定详细阐明了复议不成立的理由。